绍兴爱心网站包含了300字、400字、500字、600字、700字和800字的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等优质资源

汗血宝马

汗血宝马

时间:2021-01-29浏览:43

这天晚上,和S一起吃完晚饭后,我便进到自己的屋中,刚进屋便听到有人在我的房门外轻轻的敲了几下,我知道肯定是S,便开门让他进来了。

S笑道:“晚上没事!今晚我们随便聊聊吧。”

我想想也好,反正自己现在也没什么睡意,也不知道S今晚又准备聊些什么。

“还记得那次我开车的事情吗?”

原来S想聊的是那件事,也难怪,差点就丢了命的事情,无论是谁,想必也不会忘记的吧?

想起来,那件事情距今大概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了,记得那天,我和S在外面散步,走到快到高速公路的时候,看到不远处,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男人和路边卖矿泉水的大妈似乎在争论着什么。我和S出于好奇,便走了过去。

等我们走近一打听,才知道是这么回事。原来,那个男人要开车上高速公路了,正好身上带的水又喝完了,所以他就想在大妈这买两瓶矿泉水。可是,不巧的,他没带零钱在身上,仅有的几个硬币,由于当地的风俗,大妈又不肯收。

知道事情的原因后,S便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帮那个男人付了两瓶矿泉水的钱。事后,那个男人自我介绍了一番,他叫严强,是邻县一个煤矿的矿主。他很感激我和S,便问我们要去哪,说他送我们去。可是,我和S本来就是出来散步的,也没什么具体的目的地,后来,严强便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坐坐,执意要请我们吃饭。

盛情难却之下,我们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他便带着我们来到了他开的车旁,走近一看,还真是辆十分气派的跑车呢!流线型的车身,豪华晶莹的车头大灯,使这辆车看上去极富动感和活力,车的颜色也很特别,通体全是十分鲜艳的红色,在阳光的照射下,看上去异常的耀眼。我还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如此漂亮的车,看来这辆车一定分高档了,车的主人自然也绝非等闲之辈。

想到这里,我不由细细打量起身边的严强来,他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个头中等,头发梳的十分整齐,身上穿着一套阿迪达斯的休闲装,从他那稍稍有些隆起的腹部来看,这人的生活条件应该是十分优越的。

就在我和S准备从后座上车的时候,严强向S问道:“小兄弟啊,刚才在你拿出钱包掏钱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了你的驾照,冒昧的问一句,想必你也是开车人了?”

听完他的话,S略带腼腆的笑了笑,说:“我还没有车呢,这个驾照不过是半年前才考到的,当时父母说有个驾照好找工作,我就只好去考了。”

“哈哈,没想到还是个孝子啊!既然你有驾照的话,这辆车就由你来开吧!”

没想到这北方人还真是豪爽,这样气派的车,想也不想,要交给S来开。S自然也不好意思,可是彼此推辞了一番后,也只好接受了他的好意,毕竟,难得人家这么热情,不给面子的话也实在说不过去。况且,像这样的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开呢!想想,还真是羡慕S,要是我也有驾照就好了。

看到S答应了开车后,严强又继续说道:“两位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人有个怪毛病,开车开上了瘾,所以我从来都无法坐别人开的车。不过,你们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这辆车就交给你们俩来开,我打电话,再叫人把我另外一辆车开过来。你们稍等一下啊,那车就在附近,等开过来后,我就带你们走!”

真没想到麻烦事倒也不老少,也许有钱人总都有一些跟常人不一样的习惯吧!既然,我和S之前都答应了他,现在也只好等等了。随后,我们便坐在车中,同严强随便聊了一些各自情况。

在聊到他所承包的煤矿时,严强不禁露出了些许愁容,他说目前这段时间,煤矿里出现了很奇怪的传闻,一时搞的矿工们都不敢下井了,这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个沉重的打击。

就在我和S正准备问严强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时,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两声车鸣声,我们回头一看,只见一辆白色的跑车慢慢开到了我们跟前。靠近一看,这辆车的造型和我们身后的那辆还真是十分相像,两辆车看起来也就是颜色不一样,看来这辆车也应该价格不菲了。

那辆白色的车停好后,从里面出来一个看上去跟我和S岁数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他看见严强后,毕恭毕敬的对他说道:“严总,车给您开过来了。”

严强看到车来了,显得十分高兴,依然用他那大大咧咧的口气说道:“恩,好,小王,这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赶紧自己打车回去吧!”

“好的,严总,祝您一路顺风。”

之后,这个叫小王的年轻人便站到了路边,一直目送着严强坐进了那辆白色的车。

于是,S便驾驶着严强的这辆红色跑车载着我,跟在那辆由严强自己驾驶的白色跑车后面,渐渐开上了高速公路。

坐在这辆名贵的跑车内,我一直十分兴奋,好歹也算过了一把名车的瘾呢!不知道S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受,只不过我不敢同他搭话,虽然我知道他有驾照,可从来没见他开过车,究竟S开车的水平到底怎么样,我还真是一底都没有。

不过,想想S倒也从来没让我失望过,虽然我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担心,不过坐在名车内看着沿途经过的风景,还是让我觉得十分惬意的。

刚出高速公路路口,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滴在了我的脖子上,感觉凉凉的,刚开始还以为是滴的水,可转念一想,这不对啊,这辆跑车又不是敞篷的,车内怎么可能会滴水呢!我下意识的用手在脖子上摸了一摸,可拿到眼前一看时,不禁让我惊呆了!那猩红的颜色,那浓稠的感觉,这分明是血啊!

可这仅仅只是一个前奏,就当我准备把这一奇怪的现象告诉S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前方,发现车的前后窗都开始被这不断流淌着的鲜血所覆盖住了,这种景象就像下雨一样,只不过,车窗上流淌着的是鲜红色的液体。

“S,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车窗前方都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好像是血!”

S很快就打开了雨刮器,可是窗上的血流的越来越多,加上鲜血本身就比较浓稠,即使雨刮器不停的清扫着车窗,依然也没有太大的好转。渐渐的,我们的视线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干扰。

而车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从上面慢慢滴下的鲜血也在逐渐增多,很快,整个车厢里都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胃在不断翻腾,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呕吐出来。

“Y,赶紧推开车门!刹车已经不灵了!在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出车祸的!趁周围还没有什么车辆,赶紧跳车!快啊!”

听到S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在喊着,我清楚的意识到了眼前的形势是多么的危急!好在我坐车的次数不多,经常会忘了系上安全带,我赶紧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车门,然后用双手紧紧抱住头,闭着眼睛就滚了下去。

还好车已经下了高速公路,再加上S开的一直比较慢,我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后,最后躺在了路旁的草地上。我努力的爬了起来,发现身上许多方都磨破了皮,两个胳膊肘也渗出了鲜血,一阵阵的疼痛不断的袭来。

可这些都算不得什么,我必须要赶紧找到S,他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就在不远处,我看到那辆红色的跑车撞在了路边的栏杆上,四周并没有看到S的人。不好!S现在一定还在车内!

此时,我已经顾不得手脚上的疼痛了,跑一步,拐一步的赶到了那辆车前,严强也停下了他开的车,赶在我前面冲到了S开的车前。他很快就拉开了车门,然后钻进了车内,一把把S给抱了出来。

“S,没事吧?”

“还好,就是刚才腿被挤了一下,应该不要紧的。严大哥,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没事。”

之后,严强便把S放了下来,看的出来,他的脚还是有些不方便的,于是,我便扶着他坐在了路边的草地上。好在S身上并没有出现什么损伤,这也真是幸了,我心中的那块石头也总算放下了。不过,现在回想起刚才的事情,还真是够离奇的了!好端端的跑车,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流出那么多的鲜血来?看来,这件事情有必要好好问问严强了。

“严大哥,你之前开这辆红色跑车的时候,有没有遇见过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一直没有啊,小兄弟,你们刚才开车时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严强脸上一脸的问号,我便把刚才在车内遇到的怪事告诉了他,这下严强更惊愕了,他赶紧钻进车内,不一会又钻了出来,对我们说道:“车里面不是好好的吗?哪有什么鲜血啊?”

不会吧?刚才我和S都明明看到车厢里面滴了那么多的血,车窗上面也是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差一点就出了车祸,怎么现在居然没有了呢?于是,我搀扶着S,来到那辆红色跑车跟前。可细一看,的确前后车窗上,连一丝一毫的血迹都没有,我又钻进车内看了看,也是一样,之前清楚闻到的那股浓烈血腥味也不见了。

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可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血迹。就连刚才本已经失灵的刹车,严强试了一试,发现居然也是好的!这下,还真是让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好在严强并没有计较这些,他反而一个劲的跟我们道歉,说都是因为他要换我们来开的原因,差点出了事,不过好在现在人都没出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已。随后,严强打了个电话,让之前那个叫小王的年轻人想办法把车拖走。

然后,严强让我和S坐进了他开的那辆白色跑车,载着我们,继续向他家开去。一路上,S一言不发,我知道他肯定还是在思考刚才的那些怪事,我不想打扰他,便同严强随便聊起来。

聊着聊着,我突然记起来,之前严强跟我们说过,他承包的煤矿中最近出现了怪事,出于好奇,我便向他问了起来:“严大哥,刚才在等车的时候,记得你好像跟我们说过,你的矿井中最近好像出现了一些怪事,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我和S之前也遇到过许多非常奇怪的事情,说不定在这方面,我们可能可以帮上一点忙的。”

“哦?是吗?你们要是能帮我处理这件事情,那可真的是再好不过了。事情是这样的,你们不知道,在长期下矿井的工人中,流传着这样一个传闻,就是如果下井的话,一定不能把自己身上的随身物品留在矿井中,否则的话,等你下一次下矿井的时候,可就再也没办法上来了。而前几天,因为井下出了一点事故,导致两名矿工身亡,好不容易才刚刚恢复了生产,可是这几天,许多矿工的生活用品突然不见了,有的是丢了牙刷,有的是丢了脱鞋,就在大家以为有人故意恶作剧的时候,有两名下井的矿工说他们在井下找到了那些失踪的物品,这下可把大家吓坏了,丢了东西的矿工都坚决不下矿井了。再加上之前,又有矿工说,曾经在井下撞到了鬼,这次无论如何,也没有一个人再愿意下矿井了。这样一来,我的煤矿就等于罢工了啊,唉,这几天可真把我给愁死了!”

听完严强的介绍,我倒还真想去看看究竟是真有此事,还是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在恶意制造谣言,S的看法显然也和我的一样,要想找出事情的真相,唯有亲自去调查这一条路可以走的通。严强虽然看上去对我们这两个年轻人不是太放心,不过眼下,似乎他也找不到其他的解决办法,最终还是答应了我和S的请求。

另外,在S的强烈要求下,严强最终决定直接开车送我们去煤矿,毕竟,用S话来说,像这样的事情还是要早一些调查清楚的为好。

又过了大概十来分钟的车程,严强便载着我和S来到了他的煤矿。我们到的时候,正赶上矿工们吃饭,于是在许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我和S下了车。我稍微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很多矿工们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就又低下了头,继续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饭,也有不少人看到我们来了之后,便收起饭盒,匆匆回到了住处。看起来,这里的氛围不太好,也许是由于严强刚才跟我们讲的那些怪事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然矿工们的情绪都不会好到哪去。

这时,一个看起来和严强年纪差不多大的一个人朝我们快步走了过来,这人的身材很魁梧,脸上还带着煤灰,一眼望去,还真觉得有些滑稽。

“来,S,Y,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萧震钢,平常我不在矿上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处理这里的事情,他可真是帮了我不少忙呢!震钢,这两位小兄弟是我在路上遇到的朋友,路上不小心出了点小麻烦,他们似乎很有处理这些怪事的经验,这回矿井下的事情就指望他们帮忙了,刚才他们在车上跟我讲之前遇到的一些事情时,还真听的我一愣一愣的呢!”

“身上太脏,还真是让两位朋友见笑了,我先去换身干净点的衣服,稍后再向你们介绍一下这里的相关情况。”

说完,萧震钢便向我们告辞了,经过刚才短短的接触,还真是觉得人如其名呢,不光说话的语气铿锵有力,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十分坚毅,看来这个萧震钢肯定是个特别卖力的人,不然我想严强也不会这样提拔与信任他。

之后,严强便领着我和S去了他的宿舍,用碘酒、红药水帮我简单处理了一下手脚上的伤口。由于S的腿暂时还没有完全恢复,严便劝他留在自己的宿舍先好好休息一下。

随后,严强便带我在宿舍周围转了转。沿途,只有偶尔几个矿工会跟严强搭上两句话,其余大多数人还是把我们当成了透明人。经过矿工领饭的地方时,我不禁留意了一下他们的饭菜,发现种类比较单调,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蔬菜。

就在这附近随便转了十分钟的样子,换了一身干净工作服的萧震钢又来到了我们身边,看到他来了,严强便对他说道:“这个,震钢啊,你还是先带着Y在这附近转一下吧,我去附近找个医生来帮忙看看S的腿,两位小兄弟,这次可真是对不住你们啊!”

看着严强不住的自责,还真是让我有些过意不去了,我劝了他几句后,便目送他坐进了那辆白色的跑车中,不一会就离开了这里。由于我之前受的都是一些皮外伤,在经过刚才的消毒处理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严强走后,萧震钢便十分好奇的向我问道刚才我们来的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严强还要找医生来,我便把刚才来的路上遇到的车内滴血的事情简单的告诉了他。听完我的介绍后,萧震钢倒也没表现出太在意的神情,于是,我便随便找了个其他的话题同他聊了起来。

萧震钢就带着我在这附近转了一圈,什么地方是做什么的也都向我做了简单的介绍,在大致对这里有了一些了解后,我便问他,到底严强之前跟我们说出现的怪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萧震钢听了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随后叹了口气,对我说道:“还是去我住的宿舍,我再跟你慢慢解释吧!”

我估计他也可能是不想让太多其的矿工知道这些事情吧,毕竟,要是搞的大家人心惶惶的话,不光生产一直恢复不了,就连调查这些事情的真相,也会受到很大的阻碍。于是,我很快同意了萧震钢的意思,跟着他一起来到了他住的宿舍中。

一进门,发现这里的住宿条件也很一般,宿舍里面十分简陋,明显比严强刚才的那间宿舍要小了许多,放了一张床后,似乎连椅子都放不下了。萧震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便示意我就坐在床上,并向我解释道:“没办法,这房子实在是太小了,连椅子都放不下,只好委屈一下了。”

“萧大哥,不用在意这些了,你还是赶紧告诉我到底这矿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这样一直没办法恢复生产,可不是个事呢!”

可萧震钢并没有很快回答我的问题,他反而向我问道:“我想在来的路上,严总也跟你们介绍一下事情的相关情况?”

“恩,严大哥向我和S说,是因为前几天,井下出了一点事故,有两名矿工身亡了,好不容易才刚刚恢复了生产,可是这几天,许多矿工的生活用品又突然不见了,后来在矿井中找到了这些东西,可是丢失东西的矿工们却不敢再下矿井了。另外,我们还听严大哥说,说是最近有其他的矿工在井下碰到了鬼,这些传闻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刚才你所说的这些的确也是这段时间一直困扰着我们的问题,就像迷雾一样搞的大家寝食难安,之前偶尔有两个胆大的小伙子,说自己不信这个邪,一起下了矿井,结果被吓的屁滚尿流的爬了出来,说是他们看到了会走路的死人,之后连夜就离开了这里。如果说之前在矿井中丢失东西的传闻只是引发了一阵骚动的话,那现在弥漫在整个矿上的就只剩下了无边的恐惧了,不单单是因为那两个下井的小子说自己亲眼看到了鬼,更离奇的是,就在昨天晚上,之前在矿井下因事故而死的那两具矿工的尸体,**之间,突然不见了!由于事情发生的比较突然,严总要我暂时先把现场封锁起来,然后再向矿上的工人们封锁消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出了这样的大事,你们为什么不赶紧报警呢?”

“严总说像这样的事情比较特殊,之前有人说井下有鬼,现在两具尸体又突然不见了,就算报警的话,面对这样的事情,警方也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这样反而还会影响到矿上的生产。所以,严总就准备私下找专门的人来调查这件事情。”

听完萧震钢的介绍,我深深感觉到这次事情的棘手,不仅仅是有人亲眼在井下见到了鬼,还有突然不翼而飞的两具尸体,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着联系呢?我稍微想了一下后,还是决定让萧震带我去之前存放那两具尸体的地方看看,也许能够有一些发现。

很快,萧震钢便带我来到了之前存放那两具尸体的窝棚,据他介绍说,这草棚就是之前这两名矿工住的地方。我一听,感觉很诧异,便问他为什么这两名矿工没有住在宿舍中,萧震钢听后,摇了摇头说道:“在这个私人煤矿上,矿工们都是住在这种临时搭建起来的窝棚里,由于要等到死者的家属来认领尸体,所以就暂时先把尸体放在了这里,之前住在这个窝棚里的其他人都换到了另外的窝棚中。我以前也是住在像这样的窝棚里的,后来被严总提拔成了工头后,才住进了宿舍。”

此时,我不禁又回想起了,刚才看到那些矿工们吃的饭菜,真没想到,在这样的私人煤矿上,矿工们的生活条件是如此的恶劣!不过,现在远不是感慨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要查清楚眼前这两具尸体然失踪的原因。于是,我在这个窝棚中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个窝棚搭的比较简陋,通风、采光条件都不是很好,据萧震钢之前的介绍,之前那两具尸体就是放在窝棚中央的草席上,由于出了事之后,许多矿工们都非常害怕,所以,原先住在这个窝棚周围的矿工也全都换到了别的地方,如果有什么人想在夜里偷偷运走这两具尸体的话,也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由于还没有报警,所以我也不敢随处乱动,只是大致了解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后,便从窝棚里面出来了。

萧震钢随后也跟了出来,他问我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安慰了我几句后,说矿上还有事情等着自己要处理,之后,便同我告了别。

离开萧震钢后,我一直在想,有人花这么大功夫把这两具尸体偷走,究竟是为了什么?与此同时,矿井下还出现了闹鬼的传闻,看来所有这些怪事的出现,直接导致的一个后果就是,矿工们都不愿意再下井了,只要一天没有查出真相,这个煤矿就没有办法恢复生产,由此看来,所有的矛头似乎都对准了严强,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不争气的肚子向我提醒到,是时间吃饭了。于是,我决定先回去严强的那间宿舍看看,也不知道S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走到宿舍时,正好严强也在,他看见我回来了,便向我简单询问了一下,看事情有没有新的进展。我不想增加他的心理压力,便随便应付了几句,告诉他先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决定好了下一步的计划了。听到这里,严强的眼里放出了光,他不住的向我和S谢到,说现在也不早了,要请我们去吃饭。

好在经过刚才医生的处理后,S的腿已经没有大碍了,虽然不能走的太快,不过也已经能够自由行动了。

吃过晚饭后,严强又送我和S回到了他的宿舍,他让我们今天晚上就和他一起住在这里。并且,一再拜托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尽快找出事情的真相,由于那两具矿工尸体失踪的消息暂时还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要是他们的家属哪天来矿上认领尸体时,突然发现尸体不见了,那肯定会大闹特闹的。

我安慰了他几句,便叫上S一起离开了宿舍。一路上,我把今天萧震钢告诉我的信息以及自己的想法全都告诉了S。听完了我的分析后,S继续问道:“刚才你跟严强说我们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了,我想听听你的打算,你觉得我们应该从哪里入手?”

其实,刚才之所以跟严强这么说,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也是为了宽他的心,过于紧张的气氛对调查事情的真相是没有太大的好处的。不过,这样的说法也绝非信口雌黄,对于下一步应该如何调查,我还是仔细考虑过的。S之所以会这样问我,我想这也是因为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又想看看我的想法是不是和他的想法一致了,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想到这里,我便朝他调侃道:“看来,不愧是S啊,之前的那次意外,还好没有伤到你的脑袋,你也还是能够跟往常一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不,又想来考我了!”

听完我的话后,S狡黠的笑了笑,但并没有说话,看来他又是在等着看我的见解了。

“我是觉得这次的尸体失踪事件以及传闻中的矿井闹鬼事件,彼此之间应该是有联系的,因为这两者的矛头都直接指向了严强,换句话来说,动机都是相同的。之前,我一直在想,到底这两具尸体究竟会被人藏到什么地方去,如果说仅仅是为了等那两个死去的矿工家里人来闹的话,好像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把这两具尸体藏到别的地方也不太可能。所以,我觉得,如果还没有被碎尸的话,这两具尸体现在所藏的地方一定在就这个煤矿附近。再加上,我又从萧震钢那边听到了有关矿井闹鬼的传闻,这样一来,我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就是有人之所以会放出矿井闹鬼的传闻,有可能正是想掩盖尸体就藏在矿井中的事实。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去矿井下面仔细调查一下。”

我的话刚说完,S便很快接过了话茬,“Y,看来你的想法跟我的是一致的,我也是觉得就目前的这种情况,不管怎么说,我们很有必要下一趟矿井。而且,时间上也由不得我们来选择了,我的意思是,就在今晚,我们马上就去井下调查一下。”

看来意见是统一了,随后,我和S便回到了严强的宿舍,我们向他提出了今晚下矿井调查的要求,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严强坚持着自己也要跟着我们一起下去,本来是不想让他跟着去的,不过,我和S都没办法能够劝说他,只好把他也带上了。

之后,严强又要我们去找萧震钢,因为有关下矿井的事情,萧震钢可是内行,有他跟在我们身边的话,势必会帮上不少忙。我和S想想也是,毕竟我们俩从来就没有下过矿井,不光下面是什么样的情况,就连下矿井之前应该注意些什么事项,我们也完全不知道。

严强随后便准备带着我们去萧震钢的宿舍找他,可就在半路上,我们反而碰到了萧震钢。看上去,他显得很急,不经意之间,眉头上已然打成了一个结。
  
 看到他这副火急火燎的样子,严强急忙向他问道:“震钢,怎么了?不会是有出了什么事情吧?”

听到严强这样问他,萧震钢抹了一把额头,说道:“啊,不好意思,严总,倒也没发生什么事情,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们今天晚上会不会有所行动,所以正在到处找你们。”

看来,大家还都想到一起去了,于是,S便把我们今晚准备下矿井调查的打算告诉了萧震钢。听完我们的计划后,他似乎不是太赞成,“我觉得今晚还是先不要去了吧,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那个闹鬼的传闻还是搞的人心里挺寒碜的,不如还是改在明天上午再去吧!哪怕就是白天的阳气旺一点,下去也要安全一些啊!”

听萧震钢这么一说,还真让我觉得有些诧异,没想到像他这样看起来特别刚毅的汉子,也多少会顾虑到这些东西。不过,既然我和S都决定就在今晚下井,这也是有原因的,看着萧震钢十分担心的样子,我向他劝道:“萧大哥,你放心吧!这样的事情,我和S之前也经历了一些。再说了,矿井下本来就是十分阴暗的,就算是白天还是晚上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像这样的事情,还是早一天调查清楚比较好。”

旁边的严强听后,也是一个劲的点头,他的意见也无非就是早一天把事情解决,煤矿才能早一天恢复生产。眼看我们的主意已定,萧震钢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只不过他也坚持要和我们一起下矿井,说在井下还可以给我们引下路。这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很快,我们四人便做起了下矿井的准备。

由于此时正值夏季,矿井下又是冬暖夏凉的,所以萧震钢带我们来到仓库,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件长袖的工作服。此外,他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顶带矿灯的安全帽、一双手套还有一双套鞋。

准备完毕之后,我们便坐着罐笼,下到了矿井中。矿井下的温度的确要比地面上低不少,我们借助安全帽上的矿灯,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一边紧紧的跟在萧震钢的身后。

来到这矿井下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除了我们走路发出的响声以及时而传来的滴水声外,其余一点响声都没有。在这样一个绝对黑暗与潮湿的地方,出现什么闹鬼的传闻可真是再也合适不过了。

在前面带路的萧震钢反复叮嘱我们,一定要紧紧跟在一起,由于矿井中的岔道比较多,许多都是以前已经废弃掉的通道,万一有人失散了,那可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我和S自然都不敢大意,这时,我注意到身边的严强似乎状况不太好,甚至听到了他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我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一边不时的用手帕擦着头。看来,严强应该极少下过自己的矿井,再加上诸如闹鬼、尸体消失这样的怪事,他现在会紧张,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真不知道,他干嘛非得要跟着来?

我们又往前走了大概一百米的样子,突然,听见了一阵轻微的响动,严强赶紧带着哭腔问道:“震钢啊,这是什么声音啊?”

就在他的话刚说完的同时,我眼睛的余光注视到了,在我们的右边,有个黑影很快的闪了过去。此时,由不得我多想,赶紧转头过去,借助安全帽上矿灯的照射,我一看,原来是几只小老鼠,真是搞的人虚惊一场!

严强似乎也在觉得出现刚才的窘态很丢人,于是,他恼羞成怒的准备冲过去,想把这几只小老鼠踩死泄愤。然而,萧震钢一把抓住了他,对他厉声说道:“严总,踩不得!这矿井下的老鼠可是这里的风向标啊,有它们在的话,才足以证这里的瓦斯含量是正常的!”

也许平常都是严强对萧震钢发号施令,所以严强在被萧震钢训斥完后,显得有些不服气,可是在这井下,我们三个又全都是外行,都要指望着萧震钢带路呢,所以严强什么也没说,看的出来他是把这口气给忍了下来。

又走了一阵,我隐约听到了前方有碎石块的响动声,由于有了刚才的经历,严强满不以为然的把地上一块小石头用力踢到了一边,随后,愤愤的骂道:“妈的!还有完没完?又想来吓老子!”

我强忍住笑,心想这回严强还真是憋了一肚子委屈没地方发泄,可就在我抬起头,借着安全帽上的矿灯,看清楚前方的景象时,却怎么也无法笑出来了。

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两个黑乎乎的,看起来好像是人形一样的东西,正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心想,难道今晚除了我们,还其他的人也来调查这里的情况了?

S似乎也注意到了前方的情况,我们俩很有默契的往前走了几步,借助头上安全帽的矿灯一起朝前面照了过去。可当我看清楚,前方被矿灯照射出的景象后,还是不由惊的向后退了一步!

只见,就在我们的正前方,大概几十米处的样子,两个衣衫褴褛,全身是伤的人正一步步的朝我们走来,只是他们走路的样子十分奇怪,缓缓的拖着脚步,举手抬足都像机器人一样十分僵直。这时,我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们之所以这样走路,正是因为手足的关节都没有弯曲啊!

身后的严强借助矿灯的照射,也看清楚了前方的情况,他很快就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叫声:“救命啊!小陈、阿广你们不要过来啊,大家本来都是老乡,你们在井下出了事故也不能怪罪于我啊!啊!救命啊!”

当我回头看的时候,发现严强已经慌不择路的跑掉了,看着那两“人”正不断的向我们逼近,这时我也看清楚了他们的面貌,这两“人”全都脸色苍白,目光呆滞,满脸全是血水、伤痕以及碎石粒,再加上刚才严强喊的那些话,没想到,那两具平白无故消失的尸体,现在竟然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只好转身往回跑,等避开他们后,再来好好考虑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惊吓,萧震钢跑的很快,S的腿本来就还没有痊愈,再加上穿着套鞋,也跑不了多快,我们完全追不上他的速度,不一会,便看不到他的人影了。没有他带路,我和S很快就在矿井里面迷了路,完全找不到之前来时的那条路了。

好在,我们绕了几圈后,也成功摆脱了那两具死尸的纠缠,听到周围再没有别的声响后,我和S在一个废弃的通道里,歇了下来。

“S,看来所有的怪事都已经出现了,之前所谓矿井中闹鬼的传闻,我想也就是这个了,也许这个煤矿中之前也曾经出过事故,也死过人,所以像萧震钢说的,之前有两个矿工看到了会活动的死人,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恩,你分析的没错,不过,现在我们只要无法找出为什么尸体能够自己活动的原因,所有的这些谜题也就没有办法彻底解开。”

虽然还没有找出事情的真相,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接下来,就要想办法弄清楚这个尸体能够自己活动的迷了。不过,一直呆在矿井下面也不是个事,在确认附近的情况暂时比较安全之后,我和S决定,还是先要想办法回到地面上再说。

为了避免再次撞见刚才那两具死尸,我和S也不敢在矿井中随意乱走,就这样,我们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努力的寻找着之前来时的那条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觉脚下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于是,我赶紧用矿灯往地上一照,发现原来是一个看起来很小的铃铛,我赶紧捡起来一看,发现铃铛上面好像还写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我也看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便放到耳边轻轻的摇了摇。可摇了一下,却并没有听见声音,正准备再次用力摇一摇时,身边的S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Y,你先不要随便动这个铃铛,让我看一下。”

也不知道S又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我便把铃铛交给了他,他仔细观察了一阵后,又用他那招牌式的神秘口吻对我说道:“我想这条路应该就是可以回到地面去的道路了。”

听到S这么说,我总算放心了,转身扯着他就准备往前面走。可是,S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这倒让我有些不解了,急忙向他问道:“你怎么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回去的路了,你反而还不走了?想留下来陪那两具死尸吗?”

S笑了笑,说:“走,当然要走,不过,不是现在,因为马上就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了,你想想看,现在能走吗?”

看来,这家伙爱卖关子的老毛病又来了,没办法,我只能陪着他先留下来,看看到底他说的真相是什么。

按照S的说法,我们俩在这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先暂时藏了起来,S跟我说,等下就会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了,现在只需要好好的等着看就可以了。

我知道S在这种时候是从来不会开玩笑的,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很有耐心的等了下去。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我发现萧震钢又跑了回来,只见他一直低着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看起来,好像是丢了什么东西。

这时,S推了我一下,然后扯着我一起走了出来,对着萧震钢问道:“萧大哥,你怎么又跑回来?”

萧震钢刚听到S的声音时,突然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我就是特意跑回来找你们的,跑着跑着,突然发现你们不在我身后了,担心你们出事,我就赶紧回来看看。”

“萧大哥的好意,我和Y心领了,不过,我想,你并不是回来找我们的,你要找的东西在这里!”

说完,S便把刚才捡到的那个铃铛拿了出来。萧震钢一看,似乎有些慌了神,他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S见此情景,转头对我说道:“Y,你也想知道这个铃铛究竟是用来干嘛的吧?既然萧大哥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由我来告诉你吧!这个铃铛虽然看起来很小,外表也十分的不起眼,可是你可千万不能小看它,因为,这是摄魂铃,是用来操纵死尸的一种工具,在赶尸匠中使用的比较普遍。刚才,我们遇见的那两具会活动的死尸正是昨晚消失的那两具尸体,也是前两天在这个矿井中因为事故身亡的那两名矿工的尸体!拒我的推测,我想萧大哥你操纵尸体的能力还不够高,不然那两具尸体应该不会走的那么慢才对,所以,我想你的本意也应该就是吓一吓矿上的工人,希望这个煤矿就此停止生产。”

听完S的推理,我追问了一句:“要是这个煤矿停止开采了,那萧大哥和那些煤矿工人们不是都要失业了吗?那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这时,萧震钢看了看我们,然后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既然摄魂铃被你们发现了,我也没什么需要辩解的了。这些事情的真相正如S刚才所说,之前,我就特意偷来一些矿工们的生活用品,然后把它们放到矿井中比较显眼的地方,目的就是希望他们再不要下矿井了。可是,仅仅这样的传言却起不到太大的效果。于是,之后偷走那两具尸体、制造矿井闹鬼的传闻以及刚才操纵那两具死尸的,也是我。

你们也已经看到了,这是一个私人的小煤矿,是严强通过关系,在当地政府那里承包下来的,这里没有国有煤矿那样待遇,也不会有国有煤矿那样的挖矿机器,所有的煤全部都是靠着我们这些农民工的双手,亲手挖出来的!

然而,当严强利用这个暴利的私人煤矿迅速致富了之后,他却并没有兑现之前的诺言,我们的矿工依然还是睡在临时搭建起来的窝棚里,依然吃着那连盒饭都不如的饭菜,依然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情况下一次又一次的下矿井。就连因为出了事故而丢了性命的,严强也不会给一分钱的补偿!要知道,像小陈、阿广这样的男人,在家里全是顶梁柱啊,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尚在农村家中的孤儿寡母怎么过?

可是,严强却不会去想这些,他只知道一次又一次给政府官员封红包,一辆又一辆的购买着自己最中意的宝马牌跑车,要知道,他所开的那些名车,全都是用我们矿工们的血汗换来的!那些可都是不折不扣的汗血宝马啊!”

本网站所收集文字、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不保证信息的准确性、有效性、及时性和正确性,本站不构成任何建议,请网友自行查证。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